福奇向欧洲“吐槽”为何美国疫情如此糟糕

欧洲头条丨福奇向欧洲“吐槽”:为何美国疫情如此糟糕

最近美国疫情发展太快,让人们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教训一:科学与政治,本不该对立

福奇指出,疫情下科学给出了证据和数据,让人们可以作出正确的决策。然而,在美国分化的社会中,科学却被政治化,这是史无前例的。

当下美国感染数日增超过十万,确诊总数超过千万,死亡人数超过24万,疫情严重程度居全球之首。大疫当前,美国反对戴口罩、反对疫苗的游行示威也没有停止过。

然而,在美国疫情失控之后,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与他渐行渐远,多次称他为一个“灾难”,并在竞选集会中暗示可能会炒掉福奇。在美国空前分裂的社会下,福奇不仅家人受到攻击,自己也受到了死亡威胁,不得不暂时放弃外出长跑的爱好。

就在美国进入总统权力交接的微妙时期,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·福奇高调亮相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,向欧洲“吐槽”美国抗疫的深刻教训。

当天,出席影展开幕式的有92岁的抗战海军老兵林章骐;晚清满朝文武中睁眼看世界第一人、为船政在思想上奠定基础的近代民族英雄林则徐七世孙女林燕颐;船政创建者沈葆帧六世孙女沈园;被孙中山誉为“尽力民国最多”的民国首任海军总司令黄钟瑛嫡孙黄汉锵等32位船政暨抗战海军后裔。

总台记者丨慕兰亭 张赫

整场对话,福奇没有提到特朗普一个字,但他坚持科学抗疫的观点,都和特朗普公开场合的表示针锋相对。

1866年,福建船政率先引进英、法现代海军教育体系,诞生了第一批船政海军先驱。在随后同出其源的天津、烟台、江南(南京)、黄埔(广州)水师学堂里,身为总办的这批船政海军精英,为中国近代史培养出了一代革命海军,在辛亥革命与北伐战争中脱颖而出,更在抗战中“以灵魂护祖国,用肉体锁长江”,浴血奋战。

该影展用大量的史料照片,真实再现了诞生于这支抗战海军中的璀璨将星李世甲,尤其是他在福州抗日保卫战与赴台接收所展示的忠勇。(完)

疫情肆虐下,政府与民众团结抗疫,为何如此难以实现?在与福奇的对话中,英国传染病学专家大卫·海曼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,政治领袖和医学专家间沟通出现困难,美国疾控中心已经被边缘化。很不幸的是,福奇就在那儿,还得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,团结其他的机构来作出统一行动。

如今,美国正处于总统权力交接的过渡期,而随着冬季来临,医学界人士担心疫情将再度恶化。拜登曾明确表示,当选后会明确由科学家主导防疫工作,这样的表态让福奇松了口气。

对这一番话,福奇没有否认。在这种“甩锅”科学的政治气候中,福奇虽挂着防疫总指挥的头衔,却成了“跛脚司令”。

福奇主张人们保持基本的社交距离、戴口罩、洗手和避免大规模聚集。然而特朗普却在出院后第一次亮相时急不可待地扯掉口罩,竞选集会更是没有社交距离可言。

从1984年开始,福奇担任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达36年,先后供职六届美国政府部门,在业界享有崇高声誉。

在与欧洲同行的“隔空对话”中,他讲述了美国抗疫中科学与政治的对立,以及自己所遭受到的攻击和不公。

本来应该科学挂帅的防疫工作,却成为政治斗争的靶心。一股史无前例的反科学浪潮,以及社会的极端分化,都出乎了福奇的意料,但是他始终坚持相信科学。

参加活动的后裔共同追忆:艰苦卓绝的抗战期间,海军只有二万五千多人的定编,先后投身举世闻名的江阴海空大战、马当、田家镇、湘江和石牌保卫战,靠着那些从老旧军舰卸下再安装到绝壁要隘上的舰炮,靠着那些由海军在湖南辰溪深山里自制的水雷,更重要的是靠着用船政精神孕育出的海军人“我死则国生”的决死气概,协同陆军,全程参加了八年抗战,建立了不朽的功勋。

病毒并不知道左中右,它们只是一波一波地传播下去,夺走生命,侵蚀繁荣。追求所谓个人自由最大化的抗议者,反而因为对科学的忽视和盲目,被病毒限制了自由。

对他的讥讽和攻击,无形中助长了极端言论和行为,让本不该对立的科学与政治,成为针尖对麦芒。本应得到尊重和支持的科学意见,被束之高阁。

戴口罩在美国被高度政治化,更成了一种党争。戴口罩就是民主党,不戴口罩就是共和党,这使得他的英国同行感到不可思议。不少权威专家认为,除了文化和习惯的因素,被政客带节奏是一个主要的原因。

最后,福奇向欧洲同行们坦言,无论哪位总统入主白宫,都应该让科学主导抗疫。即将在圣诞节前夕迎来80岁生日的他,希望一直战斗到疫情结束。

教训二:团结抗疫,为何难以实现?

右后裔认为,在这些秉承船政精神、弘扬甲申和甲午烈士决死气概的抗战海军将士身上,正是代表着我们“时代精神坐标”和“中华民族不容侵犯的精神图腾”。

福奇指出,欧洲和美国的疫情并不在一个起跑线上。比起欧洲,美国的疫情更不容乐观。在美国,很难让五十个州统一遵守指导意见,再加之人们厌倦封锁措施,令平衡推进公共卫生举措难上加难。